一連三日的長週末過去,又回到紛亂多變的金融市場。 這幾天假期,腦袋未有完全的靜下來,因我總不斷希望找到新的投資機會。 Options組合建倉的基本法則,必須要以主力股為核心。 在過去的兩個月,我嘗試著擺脫對中移動(0941.HK)和港股的過份依賴,開始了美股的投資。 然而,由於美股正處歷史高位,連巴菲特都說股市已經不便宜,要找到中長線的入市機會實在不容易。 故此,兩個月來的操作,都是比較投機性的。 交易主要圍繞著一些distressed的股份,或因引伸波幅急升而帶來的個別short put機會。 一些沒有基本因素支撐的超貴股份,當調整勢頭形成,也會嘗試去捕捉機會獲利。 這些交易,以前自己是甚少會去做的。

Short put distressed的股票,理念在於壞消息已近乎盡出,股價已極低殘,股價已由往下發展演變為橫行上落,下跌空間自然有限。 個人認為,BBRY和煤炭股就是其中的好例子。 由於引伸波幅很大程度仍是基於過往一段時間的表現,所以這種股票options的期權金回報一般並不低。 然而,因為這些股份的基本面很可能仍未改善,只宜適量short put。 這樣的操作手法,很多時都要等待個別的機會,並非時時都有得做。 要小心的是,若在跌勢未完成時已short put,正股有機會在接貨後繼續下跌,造成虧損。 所以,除非你是真的希望在行使價累積該股,否則盡可能不要於跌勢中short put。 

投機之外,我更希望找到的,當然是與中移動類似,具強勁現金流和穩定派息的千里馬,作為中長線的投資機會。 在香港,有options上市的藍籌和國企,多屬於金融、地產或資源行業。 在適當的時候買入這些股份,當然仍能獲得豐厚的回報。 不過,這幾個都是對經濟週期較敏感的行業,作為長期的核心持股未必合適。 反而,放眼美國之後,我發現有很多具一定壟斷性的跨國企業,具有強大的品牌王國和銷售網絡,是不折不扣的現金牛。 其中令我甚感興趣的,是美容護理和日常用品行業中的龍頭,包括P&G(PG)和Unilever(UN或UL)。 今次先講PG。

喜歡PG的原因,是因為其產品都幾乎是必須品,具重複性的需求。 消費品市場競爭難免,但PG的淨利潤率(net margin %)仍達13.4%,屬相當健康的水平。 



業務穩定加上合理的利潤率,現金收入自然源源不絕。 驚人的是,PG已連續57年錄得派息增長! 最新一季每股派息US$0.60,比上年同期的US$0.56增加7%,全年派US$2.29。 PG比中移動更優勝的地方,是很多產品基本上長賣長有,不用每隔幾年便投入大量的資本開支。 新產品的開發成本當然少不了,卻肯定不會像網絡建設般需要投入巨額的資金。 本年8月,PG公佈了2013財政年度業績。 業績顯示,PG的全年營業額為US$ 84.2B,比去年上升0.6%; 淨利潤US$11.3B,比去年上升5.5%。 每股盈利(EPS)回升,除了因股份回購之外,也因為公司去年通過restructuring,削減了包括生產,市場推廣和人力等成本。 若以更長期的角度去看,PG過去10年的每股盈利,其實仍以年率7.7%增長。



只可惜,PG現價已不便宜。 執筆此刻,PG報US$78.18,diluted EPS US$3.86,往績P/E 20.25倍。 PG的CEO Alan Lafley展望明年盈利增長5-7%,預測P/E估計將降至約19倍。 不過,美股過去的平均估值都要比港股為高,以香港的標準去看這件事並不合理。 況且,PG的估值,過去10年裡,就只有2009年低於S&P 500。 過去10年,PG的平均P/E是19.58倍,而S&P是16.03倍。 即使是最低迷的2009年,PG的P/E仍有16.3倍。 由此可見,若要等PG跌至像中移動般11倍P/E才買,未必合付現實。 始終,美國公司的企業管治較中資公司為佳,估值較高也是合理的。



展望美國明年開始退市,投資者將要求更高的股息率,每年3.1%可能並不足夠。 在可見將來,我相信PG有機會調整,但幅度未必太大。 自2010年開始至今,PG一直在US$60至US$80上落,而目前正處於接近上限的位置。 我並不急於買進,但我相信若PG回落至US$75或以下,每次股價急跌都應是short put價外options的好機會。 若股價有幸跌至US$65至US$70,更可考慮做貼價的short put,甚至直接買入正股,等待回升至US$80附近才short covered call。 我很期待PG有日成為組合的重要一員,因我相信PG會是繼中移動之後,另一隻反覆緩慢向上,並適合以options做range trading的千里馬股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