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三在美股高收490點情況下, 港股高開1000點, 原因是六大央行啟動了貨幣流動性互換機制, 及中國央行下調存款準備金50點子, 似在金融市場注射了一份興奮劑. 怪不得星期一的 CALL OPTION 成交這樣大, 除了春江鴨外, 沒有太多散戶知道這消息, 買了CALL的有如中了安慰獎, 沒有好倉在手的好像突然患有高山症般目瞪口呆, 持淡倉者被挾至口腫鼻腫, 再配合MSCI指數換馬, 星期三的變動的確壯觀.



不久前美國對美元拆借態度強硬, 做成市場資金緊絀成本增加, 歐債問題更顯得草木皆兵, 今次互換涉資24億並不是大規模, 反為中國央行下調準備金令市場振奮作用更大. 歐債問題尚未有具體方案, 姑且看為人事變動後的正面迥嚮. 回想歐盟會議期間, 蓋特納提出的槓桿化不被接納, 此舉反而令人感到歐盟有意出售美債及美國資產償還債務才令美元拆息軟化. 剛平靜的美債在短短數月內若被歐盟再度拋售, 對美國是百害而無一利, 那圍堵中國這工程便不能順利進行, 這還是經濟戰爭中的一種政治手段. 亦相信評級機構對歐盟的小動作暫時稍作收斂.



短期內像是抖了一口氣, 但財赤及債務問題仍沒未解決方案, 以上述陣形暗湧亦似乎越來越多, 事情越來越不平凡, 劫數還是會出現只待時機和觸發點, 環球市場仍會有變天的一日, 只看是印鈔還是解體. 債息高達5-7厘加上龐大的金額連本帶利, 相信仍離不開違約, 掉期, 印鈔這幾度板斧, 大義滅親可能未是時候. 欠債無力還錢, 終極還是拖.



中國央行突下調準備金無疑是為春節前放水好讓中小企業在假期前渡過難關, 免得地下錢莊事故重演, 至於是否釋放資金以穩定金融市場則見仁見智. 過去數月的問題確實沒有解決, 再者不論美國圍堵中國, 佔領華爾街, 中東及非洲國家騷動頻頻等, 都教人沒太大興趣投資, 這1000點過後仍須步步為營, 看不現腐朽化神奇的誘因, 別忘記香港仍是市場最理想的提款機, 牛熊窩輪玩意尚未改善, 要終極一搏必須注意身處位置, 做好或做淡所能承擔的風險. 消息主導散戶被動已成為了主流, 環球政局千變萬化, 就算多反彈1-2000點又會否在短時間內改善全球放緩的經濟, 未來數年仍令人憂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