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年1月25日  羅家聰 一名經人

國家主權債務違約,究竟會有什麼後果呢?很簡單的,持有其債務的個體、機構,統統都要一筆勾銷。欠債國固然「拍拍屁股」就賴賬,但持其國債的機構(多為銀行)則隨時因此而資不抵債,亦告破產。

因此,賴賬國未必即時有大問題;反而被賴賬的,問題卻大得多:尤其當這些本來財政穩健的政府要為國內有即時破產風險的銀行包底,新的豬國隨時由此誕生。透過銀行破產、政府包底,國債遂從一國「轉賬至」別國。

蔓延下去,接着受牽連的國家次序為何?這是本文要探討的。

債務千絲萬縷 唇亡齒寒

我們由五年期CDS價差最闊的歐洲國家看起,首個是CDS價差已逾9000基點的希臘【圖1】。觀圖可見,法國銀行是希臘最大債主,是德國銀行兩倍有多;儘管兩國銀行皆自2008年起減磅,但比起五年前最大債主瑞士銀行,前兩者的減磅顯然太慢。第三大債主是英國銀行。

葡萄牙CDS價差已逾1000基點,是下個違約高危【圖2】。其鄰國西班牙銀行一直反覆增持其國債,難怪西班牙本身國債佔比不高也被看淡。反之,第二大債主德國銀行近年已在減磅,現減至西班牙銀行的一半。第三、四大債主則為法國及英國的銀行。

愛爾蘭CDS價差逾700點,第三高危【圖3】。最大債主依次為英國及德國銀行;留意左軸比例與前圖之別,兩國銀行均持愛爾蘭國債逾千億美元。美國銀行排第三。

第四高危是意大利,CDS價差逾500點【圖4】。觀圖所見,法國銀行持其國債達4200億美元,倍數於前述金額;居次的德國銀行,縱持金額僅法國銀行的三分之一,亦達1600億美元,數不在少。至此大家應該明白,為何炒意大利爆煲後旋即到法國。

第五高危是西班牙,CDS價差已逾450基點【圖5】。今次有點風水輪流轉了──德國銀行持其國債最多,法國銀行反而次之,皆逾1500億美元。接着是英國銀行。

冰島是下一高危【圖6】。不過鑑於其爆煲得早,最大債主德國銀行亦早已撇賬,迄今僅持不足50億美元冰島國債;而其他國家銀行所持的金額亦可謂「微不足道」。

比利時所欠外國銀行的金額,遠較希、葡所欠為多,而是達愛爾蘭、西班牙之級數【圖7】。比利時欠最多的是法國銀行,2300億美元;其次是荷蘭銀行。是故當炒意、比出事之際,法國也受牽連。從比利時債息及CDS看,目前市場顯然低估此國風險。

輪到法國了【圖8】。如果法國出事,首批中招的是英國銀行,接着到美國銀行、德國銀行。留意三地銀行近年均在增持法國國債,當年以為安全,豈料亦難逃一劫。

繼法國後,近期終於順着CDS炒,到奧地利及荷蘭了【圖9、10】。奧地利的欠債規模為愛爾蘭的級數,欠最多的是意大利及德國銀行,金額在千億上下;欠其餘皆少。

至於荷蘭所欠的則近西班牙規模,欠最多的德、英、法銀行皆逾千億。不過,荷蘭銀行並無大量持有上述高危國債,顯得相對安全,故不少外國的銀行近年皆增持其國債。

滿手高危國債 德國難撐

儘管德國被視為「安全地帶」,但其銀行卻持不少上述高危國債。我們不禁要問:如果德國真也出事,誰受牽連【圖11】?原來也是法、意兩大歐洲軸心國。即是說,意倒下,法、德將倒;法倒下,德將倒;德倒下,法、意再倒……那就統統都倒了。

將上述數據只取今年年中的靜態時點,橫排債務高危國,縱排外國銀行所持金額,得一濃縮版本【圖12】。圖中較低部分出現「字疊字」現象,看不清楚,但不緊要,因這些都不是高危銀行。

從較左部分(高危國債)及較高部分(較受連牽銀行)所見,數來數去,首批均是法、德,次批就是英、美。須知道這四大銀行體系如果真的出事,其實是相當於全球銀行體系出事。這裏無意作末日預示,僅將風險與金額排序而已。

日後有空的話,會盡量每季更新圖12,或許直至歐元解體為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