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交易策略的偽穩定性]

深夜時份,人人睇緊德國隊輸波,我好努力咁寫緊稿,因為我本《期權投機客VIX獲利絕技》要再再再再再再版了。

今次再版同以往唔同,經濟日報出版社方面話石鏡泉老師想我加多個後記,專講今年2月XIV爆煲嗰單嘢。聽講石sir好自豪自己出版社有本書專講VIX同埋Market Neutral Strategies,所以想啲內容update啲咁話喎。

本身我都預咗寫完之後,成篇擺上嚟facebook俾啲讀者睇,畢竟之前有咁多讀者買咗初版嘅書,俾佢地睇埋update內容無可厚非。不過寫寫下又有啲感觸,索性寫埋感觸啲咩,但我又太長氣,啲感觸太長,所以都係遲啲先再post返嗰篇後記嘅內容。

感觸啲咩呢???

自從我好衝動咁搞咗好多場期權分享會之後,接觸散戶多咗,開始明白散戶都有一種stereotype,有好多共同嘅特徵。唔似專業嘅投資者出身,散戶唔係唔叻,但係炒賣係一門講求綜合知識能力嘅技術,有讀CFA唔代表炒得叻,但有讀過的話當中有啲道理會好快明白,偏偏一般散戶要兜好多個彎先明白。

舉個例,其中一個散戶好想追求嘅「境界」,係想用期權或程式交易去創造穩定現金流,偏偏穩定性係絕大多數人都想追求嘅嘢,越多人追求嘅嘢就越要付出極大代價去追求,所以逢係穩定回報嘅策略,回報通常都係特別低,低到唔會有人睇得上眼。呢個咁簡單嘅邏輯,你唔好以為人人都知,真係好多人問我點樣用Short Put Short Call每個月「收租」。而如果理解過咩係Sharpe Ratio等概念,你就會明白穩定性係有好大代價,又要穩定又要回報高,只能用「境界」嚟形容。

最大問題係所謂嘅「偽穩定」。世界上有好多策略,都係屬於「贏粒糖輸間廠」嘅類別,期權長期Short Side係一種、極窄行使價距離嘅Reverse Iron Bufferfly又係一種,而係我再版VIX書裡面提到嘅沽VIX期貨賺高水亦係一種,再講遠啲,海嘯時期嘅雷曼迷你債其實都係呢一種。而「偽穩定」之所以係「偽」,完全係因為經過多種衍生工具同Marketing嘅包裝之後,一般散戶根本睇唔出個風險喺邊。呢種贏糖輸廠策略只有當Tail Risk出現嘅時候先會出問題,風平浪靜嘅時候可以帶來高回報,好似雷曼迷債咁,一年有成5、6厘息,散戶以為自己「唔貪心」,其實又唔知自己點解值得拎比起做銀行存款利率高得多嘅回報。長線而言呢啲觸發輸間廠嘅事件始終係會發生,表面嘅穩定性只係假象,That's why我將呢種策略稱之為「偽穩定」。而真正穩定嘅策略回報就同銀行存款利率一樣,低到唔會有人睇得上眼。

「偽穩定」之所以可惡,在於Marketing方面往往將「偽穩定」當成真正嘅穩定咁sell,捕捉散戶知識層面嘅不足,同時間捕捉佢地貪心又唔肯認嘅心理,所以雷曼債苦主拎住5、6厘年回報又要享受低風險都覺得自己唔貪心、期權長期Short Side投機者一個月賺3%都覺得自己唔貪心。最慘嘅係,接受呢種偽穩定策略嘅人,就算仆街慘敗完之後,都唔會明白問題出喺邊,所以我可以好肯定咁講,雷曼迷債事件日後一定會換個形式再發生。人類總要重複同樣的錯誤,歷史總係會重複。

論可惡嘅程度,宣揚偽穩定策略嘅人,比起宣揚超高回報策略嘅人更為可惡,後者針對嘅擺明係白痴,而前者所傷害嘅層面往往更加廣,甚至乎宣揚偽穩定策略嘅人自己都唔知自己墜入咗偽穩定嘅陷阱,所以武俠小說會話一知半解比起無知更危險,從金融市場上都可見一班。

從一次XIV爆煲事件,我自己都有所成長,我唔再成日諗「啲人點解咁蠢」,明知VIX終有一日會Mean Reversion,明知風險紀錄係要拎嚟破,都要咁蠢走去火中取栗。人性就係一種永遠唔會改變嘅嘢,所以Jesse Livermore話「華爾街無新鮮事」,歷史永遠都會換個形式重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