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

三月底,在香港和多倫多兩個不同群組,進行普查。題目「查良鏞先生曾把所創作的小說名稱的首字聯成一副對聯:飛雪連天射白鹿,笑書神俠倚碧鴛。14部作品,大家看過多少﹖」

以回應人數計,最多人看的兩本是《射鵰英雄傳》和《神鵰俠侶》,而最少人看的兩本是《白馬嘯西風》和《鴛鴦刀》。由此可見,儘管兩地相距一萬公里,無論身在香港或多倫多,港人對金庸作品的喜好頗一致!

金庸是查良鏞先生的筆名。查先生是「明報」創辦人及主筆。不肯定看查先生的社論多於看他的小說,但肯定記得他的「事實不能歪曲、意見大可自由」多於他筆下的人物。

在香港時,因看坊間評論而對金庸的《書劍恩仇錄》和《鹿鼎記》產生興趣。前者是開山之作,後者是封筆之選。兩書主角,出身不同,命運有異。飽讀詩書的陳家洛,反清復明志業,落得屈屈不得志﹔目不識丁的韋小寶,因小聰明而平步青雲,加官晉爵黃馬褂。由小說領略待人處事道理。

看查先生的小說,更多時候是看身份認同。據說查先生是在1948年由內陸移居香港。從文字了解,當時社會的中國移民對「香港人」意識不高。新相交者,多以對方鄉下作為界別,譬如「上海人」、「潮洲人」和「四邑人」等。。

《書劍恩仇錄》以「乾隆是否漢人」為題,討論「漢人」是否統治者的重要性,結論似乎是說,只要能讓老百姓過好日子,那管統治階層是「滿人」。《鹿鼎記》則透過韋小寶向生母澄清,他不是洋人後裔,從而表達對「中國人」身份的認同。前者,可能是作者對五十年代港英政府的切身感受﹔後者,則似是對當時社會日潮形成的中文運動,甚至中國民族主義興起的反映。

根正苗紅。當下,香港人對「香港人」這品牌,意識很高。更有少數香港人,希望將香港從中國永久分割出來,獨立成國。是否可行,沒有了解﹔有了解的是,現在距離《中英聯合聲明》所說的「五十年內不變」,尚有29年左右便會結束。換句說,現在20歲的90後和30歲的80後,2047時,將會是49歲和59歲。

無忘六四。1989年,北京學運領袖王丹,當年20歲,當下49歲。過去29年,王先生經歷過坐牢、出國、讀書和教學﹔由北京去美國,過去八年留在台灣。這些年,王先生的心路歷程是怎樣,沒有跟進,不知﹔知的是,當年的活躍人物,吾爾開希、柴玲和封從德等,很久不見蹤影了。

以史為鑑。假如上述的六四人物及其時的民運參與者,對當年豪情,付諸流水的話,當下港獨人士抗拒「中國人」身份的氣焰,廿九年後,會否還有﹖

答案﹕2047便知。

參考﹕

鄭政恒《金庸:從香港到世界》
維基百科
.
.
Mr. Lawrence (aka CPU)
facebook.com/HKStockCompass
https://www.facebook.com/CPU.Lawrence
群策群力、自我增值、分享智慧、一起發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