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眾人焦點都集中在歐債, 沽空, 熊市或者熊市會跌到什麼位等等分析, 說真的我對這些分析無太大興趣, 反正就是跌市, 那就少持倉不溝淡, 逢高沽, 訂止蝕就是了. 市況的確令人納悶, 我卻沒想股市太多, 反而多想了國企和港股為何跌得比其他地區都多的原因. 跌市中以國有的內銀最慘烈, 原因是散戶, 基金及機構投資者為多還是主因是國有銀行, 直接影響中國的金融體糸有關 ? 又會否與人民幣將會成為世界流通貨幣有關呢 ?



香港人民幣存款增至6090億, 這是投資人士認為在亂市中投放資金最安全的出路. 眾所周知在QE1時, 人民幣流入香港的澎湃情形, 在過去三年過度揮霍借貸以至香港銀行銀根短絀, 銀碼不是數千萬而是數億至數百億, 把通脹導至覆天蓋地, 假如借貸的保証人是有勢力人士, 港管銀行在任何情況下都避免不了呆壞賬的結局, 槓杆亦因為通縮及硬資產價格下調而出現危機, 而中國最要害的是工業在倒退中, 民間借貸亦漸漸出現負面消息. 雖則過去一年中國在非洲, 南美, 東歐部份國家及俄羅斯奔走, 達成雙邊貨幣協議盡量避免弱美元帶來的工業成本, 亦即謂中國在某程度上已放棄部份歐美出口的依賴而轉戰落後國家. 但當這些國家的幣值一旦受到冲擊, 同樣地對人民幣出現驚人的影嚮. 地下借貸已成風, 何時出現斷練而爆破, 已經在倒數階段, 雖則每一個消息都是壞消息, 但市民仍然是無計可施, 只可以逆來順受等世界變天, 冰河時期應該開始了.



人民幣連續兩天高開無承接至跌停版, 這令我非常驚訝, 一來當然是市場避險資金已耗盡, 二來是人民幣是否能夠順利踏出世界舞台甚至開始受到沖擊, 其中後者較令人憂慮, 在世界經濟動盪時, 中國在過去三年做了救世主, 發放大量資金除了買債和基建外, 原則上是縱容了很多無恥之徒因利乘便, 今次全球股市在兩個月來蒸發了6-7萬億美元, 那敵對者的勢力便越來越大, 戰役越長, 危機面便越大, 復甦期便更長. 亦擔心利用香港來沖擊人民幣匯價, 高開無承接再跌到停版連續兩天, 也不是尋常事, 只要人民幣不升反跌, 那用港元借貸還低息在國內高息貸款的地下錢庒便要付出匯差, 那爆破面便越急.

 

今次對沖基金發力狠而勁, 港股已是逢二進一, 即係跌2000反彈1000, 暫不寄望有大幅反彈浪, 除了上文的原因, 市場根本沒有好友, 到此階段香港政監會的確要宣佈禁止無貨沽空來維持市場秩序, 否則自由市場便矯枉過正, 得不償失, 甚至壯大對方的勢力, 升722點的一天便是宣怖禁止沽空退休基金的反彈. 引証市場充斥了淡友賭白頭片, 假如不出此對策, 資金便只會無止境的沽空下去, 到時才出對策便為時已晚. 散戶要自救便要狠狠地按照大戶的沽空股票, 利用LONG PUT 趁反彈去踩多一腳, 齊齊大力推冧個市, 免得財力盡歸大戶手無招架能力, 這未嘗不是好辦法之一. 就利用期權槓杆輸有限嬴無限好了.

 

美國現時的囂張突顯了中國的窩囊, 美國不會輕易讓人民幣在世界上佔一席位, 過去兩年吵吵鬧鬧的要人民幣上升, 這半年間不停的揭中國的瘡疤, 目的還不是要人民幣先抽高好讓美國在過去兩年重整旗鼓, 利用過後再設計讓其打回原形, 國有內銀被洗得肢離破碎具有其政治目的. 就報導說中國售賣武器, 國有銀行作投保角色, 同時收款亦由國有銀行負責, 這些指定銀行會被美國制裁, 做成了國有四大銀行跌完可以再跌. 另一邊廂美政府亦介入了調查中國在美上市的中國公司帳目, 擺出高姿態跟國有企業過不去, 成功在美上市國有企業紛紛遭拋售, 作為目睹這一切事情的發生, 我便明白國企和港股被其他地區跌得更多的原因, 相比渾水, 這個更是擺明車馬由政府撐腰與中國作對, 所以今次破壞性比混水更甚.


調查帳目事件不禁令我想起APPLE初面世時出現接收問題, 被美國本土消費雜誌評為不能接受的產品, 後來由STEVE JOBS想辦法後天補救與及蘋果迷奉之為神明而接受其不足之處. 當初沒有這瞎目, 根本就沒有現在美國的囂張. 去年曾寫過先天不足的產品原本就是次貨, 現時能在世界雄霸市場佔有率, 實拜蘋果迷的錯愛, 愚昧的崇拜. 中國在我眼中就是初開放, 認知度低而慕名虛榮, 財大氣粗而喪失了議價的權力, 現在國企的沽壓就正正反映了中國的窩囊, 不懂把握機會乘勝追擊去爭取應有的權利. 中國人請您擦亮眼睛, 團結才是真正的力量, 美國要人民幣升值只是權宜之計, 美元仍會強下去. 這一切一切都有政治目的. 別再操控, 貪污, 腐敗, 虛榮下去好嗎 ? 二百年被愚弄夠了, 別枉過呀 !

 

原來瑞信係元兇, 成立左沽空基金, 好賤呀 !!!

假如政府咁低能唔禁止無貨沽空, 全港上市企業都被夷為平地, 大家齊齊 LP 做空軍, 好痛快 !!! 10月已經跌左1700點, 星期五應該係144左右, 咁11月底港股應該係三位數, 得番幾百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