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14年,湖南衡陽人大選舉賄案爆發,據官媒報導,習近平怒拍桌子,要求嚴肅處理。此案,衡陽有兩百多個幹部被處理,市委書記雖然沒有受賄,但因玩忽失守罪被判五年,是建國後的第一起。

在當今中國,選舉失誤,是極端嚴重的政治事件,實際上未有所聞。“做好人大選舉工作”,是一地的政治首腦最重要工作。

可以想見,“8-28造成擊。A股上禮拜四下午,政改投票結果出臺後大跌,也是原因之一。讓人對中央的實際操盤能力,起了很大質疑。

今年中國股壇,大都是當局刻意吹出來的泡沫,包括一帶一路,互聯網+等,8-28本身就有提前把泡沫挫破的意味。

香港媒體較小留意的是,最終反對票是28票,比泛民多出1票,證明之前選舉文宣工程側頭側尾失敗。

毛主席說,一切反動派都是紙老虎。人民日報、各大護法一直聲色俱厲,警告政改過不了對香港的影響,實際上,最大受害者是中央。

2
8-28事件後,中共的策略無非兩種,左和右。

先說右。當然是認為,香港水很深,選舉的事,和23條一樣,先放一放。大家相安無事。

問題是,能相安無事嗎?中央不乏以階級鬥爭為綱的擁護者,帝國主義亡我心不死,在他們看來,8-28過後,英美勢力的代言人更加會反攻倒算。

恐怕還將是更左。尤其是港澳工作小組組長是來自北韓的情況下。

8-28事件證明,現有建制難堪大用,可能內部需清洗一番。張曉明可能會下臺,但之後必然是更猛烈的風暴。

3
先來說中央的底線。

要留意,中央港澳工作小組直屬黨中央,而非國務院。中央對港的政策思路,是從黨的路線出發,而非國家。

具體來說,八九六四,連新華香港分社都意圖“不奉詔”,如果再來一次,有什么可以保證香港到時不會自立?

在內地出現劇烈政治動盪的時候,當中國和國際社會發生強力衝突的時候,有什麼機制,可以保障香港一定會站在中央的一邊?

歷史上,香港對顛覆清政權、顛覆國民黨政權的作用,人皆周知。

為國者謀,為黨者謀,最高執政者如果不做這樣的考慮,是不負責任。

所以,希望中央給予香港民主和真普選,無異緣木求魚。

4

回說前面那篇港漂文章,我承認他對香港人的批評,很有道理,尤其是香港人對內地人的排斥,是反智之舉。

但文章有兩點,我是想反駁的。首先,內地人經常將香港與澳門回歸後的經濟表現比較,這是極不恰當的。

澳門繁榮,是因為賭,是靠吸內地的血而壯大的。香港的經濟,是靠服務內地為生的,兩者是共贏的。至於新加坡經濟猛增,很大程度也是因為開賭。作者號稱在中環金融業,應該明白這一點,否則就是刻意偏見。

其次,作者因為在深圳找到工作,就在最後一年放棄香港永久身份證,因為不看好香港的經濟前景。

如果作者如他說稱,是在港大接受教育,讓我真為港大的教育素質悲哀。

香港的價值,並不在於一時的經濟表現,而是制度。就如民主自由的價值,不能用錢來衡量一樣。

民主自由的價值是在於一些對基本底線、人身的保障,如果作者是為了不看好香港經濟,而做出這個選擇,多年以後,就會知道這是一筆多麼大的投資失誤。

上世紀五十年代,很多海外華人精英,因為在西方社會受到歧視,而回歸祖國懷抱。但之後文革來臨,大都後悔不已。改革開放後,大都將子女送出國外。

制度和法治,才是現代成熟社會的精髓所在。在任何一個社會,各種各樣歧視都無處不在。別人歧視你,大可不予理會,何必上綱上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