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帽,你有沒有做過水貨客?你知不知道,其實大部分水貨客都是香港人?你覺得在法理上,一群市民,有什麼權利去阻止另一批市民,自己動手謀生的權利?

走水貨並不犯法。

如果阻街,阻礙交通,那是交通督導、食環執法不力的問題。除此之外,大家擁有相同的道路使用權,和自由貿易的權利。我住在港島,我去上水拉水貨,到羅湖出貨,每程賺一百五十元,自食其力。在這個過程中,我給了港鐵費用,交了離境稅(20多元,上水到羅湖那段額外費用,這筆錢最終也是港鐵大股東政府收的),你告訴我,我做錯了什麼嗎?我是香港市民,也有交稅, 對上水站的設施和附近道路 ,有一樣的使用權利!

我只是想你能找個理由,說服我為什麼不能這樣做,哪怕是一個。

不要用上水物價被扯高這個理由,這本身就是市場經濟一部分。作為經濟動物的水貨客,並會不考慮這些。這是政府關心的事。而我知道,政府沒有權利剝奪我做水貨客謀生的權利。

我只是以自己為例子。香港至少有過萬的職業水貨客,政府沒法管制。

我想告訴你的是,搞內地旅客,對解決水貨問題根本無濟於事。只是一種非理性的宣洩行為,但卻要以可能上百萬人的就業風險為代價,是非常自私,非常不負責任的行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