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想,如果當日我在新城市廣場,一定會和那班蝗蟲開片。為維護這座城市的聲譽,盡自己的一份力。他們的所做所為,已經超越了底線,這些人的阿媽沒有教他們怎麼做人嗎?香港人展現如此醜陋一面,令曾感歎占中公民素質如此之高,並且睡了十幾街頭的我,感到羞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