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2005年湖南卫视“超级女声”的超级疯狂,不但空前而且绝后。2005年被称为“娱乐元年”,之后内地选秀节目遍地开花,亦印证中国民主思想的发展历程。

超级女声的疯狂,和最后被叫停,都是因为它昙花一现的民主元素。这在中国,是极度新鲜事物。

它的海选,没有门槛,每个女性可以参与,最初的海选过程还是重要卖点。这等于西方民主的自由提名,而之后评判的比赛淘汰,类似政党内部筛选,过程也是公开透明。在决赛阶段,以观众短信投票,决定比赛歌手名次,是石破天惊。

十年过后,我们回过来看,可以看到民主过程的可贵之处。

2005年的三甲,李宇春,张靓颖,周笔畅,至今大红大紫,之后没有一次选秀节目,可以再创她们的辉煌。

偶像是自己选出来的,就好像民选政治领袖,底气十足,有雄厚的执政和人气基础。

这里要说的是李宇春。她其貌不扬,歌路走的是中低音路线,声色全无。但她是选出来的王者,至今在内地歌坛风头无两。只要有观众喜欢就可以。

2005年以后,所有的歌唱选秀节目,包括最红的“中国好声音”,所有的参赛者都是以高音,吼歌取胜,唯恐不能打动评委和台下观众。但这些歌的风格,是不是观众想要的呢?

如果李宇春今天来参加选秀,恐怕连第一关也过不了,但市场证明,她是最受欢迎的。

经济学上有“信息理论”,如果信息传递机制不畅顺,参与者就需要做出一些突出的行为,吸引注意。小圈子的歌唱比赛,需要吼歌,以示“我唱得好”;但真正面向观众选秀,不需要刻意扭曲,只要唱得观众接受就可以了。这就如同在钦点政治制度中,一些政治人物要表现得特别忠心。

昨晚湖南卫视“我是歌手”第三季开播,如果说被禁的“超级女声”类似西方民主运作,“我是歌手”,则是中国的人大制度。节目邀请几个著名歌手比赛,类似人大由党委钦点候选人;这些歌手表现再由电视台选定的现场五百观众投票,类似人大代表。整个过程,表面上看起来民主,但结果是可控制的。

至于近在内地红爆的“中国好声音”,则和中央正在推销的“8.31”香港政改方案相像。选手首先要经过由那英,汪峰,齐秦,杨坤四位导师至少一位的认可,才可入围,这类似选举委员会的提名和筛选机制。在决赛阶段,则是由所谓的101家媒体代表投票,这又和中央指定的选举委员会相像。

不过,这些钦点式选秀节目出来的歌手,星途恐怕永远也比不少当年经过民主洗礼的2005届超女了。

(2)
我心目中女神,我认为是过往今来,唱得最好的张靓颖,参加今年的“我是歌手”比赛。虽然相信,冠军不可能不是被称为“国字号歌手”的韩红,但我在心底也希望,能在这个中国式的选举中,创一个小小的奇迹。

怀念在2005年,中国大地上曾有过的那么一丝民主亮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