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九點的維園

草坪上,有2000多市民聚集,“反占中,撐警察”,場面氣氛感人,不少發言者,年長的,年少的,聲淚俱下,痛心香港現在的局面。

發言者均操純正粵語,身形外貌似真正港人,現場沒有主辦單位和標語,樸實無華。

在自由派話語體系中,反占中者不是“左膠”、“黑社會”、就是“真心膠”,總之,不是具備獨立思考判斷能力的人。然而,這些市民,很明顯不是“真心膠”,不是被人操控。

我對朋友說,“只要是真心的,我都支持,不管是反占中還是占中。”

反占中者的道理其實更充分,占中者的道理艱澀難明,但一路都是反占中打輸輿論戰,原因就是之前反占中陣營的行為太不堪。種種所謂愛國勢力的表演,起了很大負面作用。

維園聚會,因為是真心,自發的,所以才能感人。只要愛字頭不要出來領功,發展下去,在民意導向上,是可以瓦解占中陣營的。

深夜兩點的金鐘

1
然而,我義無反顧地,還是站在占中這邊的。

維園市民的很多指控,我是不能認同的。

“占中是暴動,動亂。”你見過一場連一塊玻璃也沒爛的暴動嗎?

“曾健雄抵打,鋤奸七警是英雄。”極不認同。

“黃之峰收錢,英美勢力策劃。把猜測作為指控,只會削弱說服力。

警察受了天大委屈,太辛苦了。”警察是專業的,待遇全球領先,這本來就是工作一部分。何況,他們都是OT,事後有補鐘的。

總而言之,指責的都是一些比較形而下,生活層次的東西。他們的道理,無法打動我。

所以在看完維園聚會後,又再往金鐘過夜。

事實上,這就是占中者和反占中者的根本區別。

反占中者,只是在公園聚會了兩小時,喊幾句口號就散。占中者卻是日以續夜,睡在街頭,核心的組織者,已經做好了坐牢的準備。大家的付出和承擔,是兩回事,占中者如何會被一些交通、經濟這樣的理據打動。

受影響的零售業,之前受惠自由行,本身就是因政策受惠,但代價要其他階層承擔,現在因政治面臨風險,是很公道的事。在有人罵“蝗蟲”的時候,零售業沒有挺身而出,只想受益,不想承擔。

同樣,如果反占中者能去一個公園長期紮營,展示自己的理念,而不是喊幾句口號,我會覺得他們的說服力才能更大一些。

2
旺角留守和金鐘留守的主體構成非常不同,前者“江湖”的味道多一些,是將來社會學很有意思的議題。

10.17日深夜兩點,我在龍和道現場。學生一波波作出衝擊馬路的姿勢,令警方大為緊張。之後的幾天,這裏又風平浪靜。

事後我想起,學生當時的行為,是在牽制警方在旺角的行動。最後警方在旺角收兵,學生在金鐘息鼓,雙方心照不宣,達致新的局勢均衡。

在這背後,何等高超的軍事策略和技巧!

我還觀察到,在抗爭的現場,龍和道隧道兩頭,有不同批的學生看風,互通警方部署。這說明存在不同的“chain of command,確保戰場指揮體系的存活。

現場的物資分派,亦是井井有條。

在手機充電站(可以免費充電,中學生模樣的管理員以電話號碼登記,併發登記編號,讓人歎為觀止),我見到有一個中年人探頭探腦,中學生相當警覺,馬上喝止,中年人離開,馬上有人說,“吊住啦”,意味要派人跟住。只是中學生,就有了防諜反間意識。

我在想,經歷9.28以後,“雨傘革命”的一代極速成長,有了豐富的街頭鬥爭經驗。在一個民主國家,他們是極大的財富,因為他們組織力強,理念堅定,能量強大,可以凝聚社會,推動整個社會前進。

但在一個非民主的社會,他們卻有可能成為很大的不穩定因素,福禍難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