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的反占中策略,至今脈絡已經非常清晰了,就是在可控的範圍內,盡力激化矛盾,獲取最大的政治收益,把喪事當喜事辦。

在極端的藍營來說,如果不能維護自己的家園,如果不能保住自己的香港,那還不如乾脆玉石俱焚,幹什麼要益那些大陸人?

是誰更該受到譴責?

是抱有這種思想,並付諸行動的核心占中死硬派;還是刻意把越來越多藍營逼入死角,並且謀求聚而殲之的港澳工委?

誰有更多資源,就負更多責任。港澳工委以階級鬥爭為綱,挑動階級矛盾,“陽謀”治港,或許正是香港一直內鬥,無法發展的底因。

如臺灣一樣,香港民間的政治傾向,長期存在藍營和紅營兩種分野,大概前者是所謂的民主派,後者是所謂的親中派,核心的分歧,是對內地的態度。

在回歸前,民意的藍紅比例大概是六四分,現在大概相反,紅六藍四。

時間在紅營一邊,每天大量的新移民湧入,同時越來越多親西方分子移民,內地的經濟影響越來越大,紅肥藍瘦是自然規律。

藍營不甘,要維護他們心目中的香港,在他們心目中一個更能代表文明的香港。

內地民意占在紅營一邊,因為他們不能理解一些藍營所感受到的撕裂之痛,例如施文龍案,例如泛民核心不能回鄉等等,就如內地很難理解“二二八”一樣。

占中,大概就是藍營將這種不甘的徹底發洩,所做的最後一次絕望努力。

作為統治階級來說,可以有兩種思路,一種是族群和解,儘量和諧,謀求最大公約數向前發展;另一種是“順我者昌逆我者亡”的心態,一切以消滅異己為最大原則。

很不幸的,中共港澳工作委員會的工作思路,一直是後者,作為相當民意比例代表的藍營,在他們心目中,竟然連一絲統戰的價值都沒有。

現在占中局勢,在他們看來,自然是形勢大好,有機會可以一次滅此朝食。

之後更多不滿的藍營離開香港,23條順勢推動。

他們從來不會去檢討,為什麼會有這麼多人,願意冒這麼大的代價出來占中。這是他們在自己的工作層面,不需要去考慮的。否則就會將多年來的路線推翻,整個系統要大清洗。

不管反占中的人數再多,動機如何,有這麼多人出來占中,造成社會這麼大的分裂,都是當政者的失敗。要它推到“反華勢力背後策劃”作為交代,是唯一的選擇。


從中國的大局來說,一個更多元,更自由,更貼近西方價值體系的香港,才能更符合中國利益。思想是無價的,過去三十年,香港在文藝,經濟制度和思想,傳統文化保存,給中國的啟發,價值難以衡量。

但這樣,恰恰違反的是港澳工作委員會的利益,因為這樣會增加他們工作的難度。

在達賴喇嘛一事上,中央表現得沒有任何迴旋餘地,因為相信時間在自己一方。達賴喇嘛一死,流亡藏人勢力煙消雲散。

對香港來說,很不幸的,中央也採取同樣思維,認為香港的反中央勢力會自然消散。

但如果這個判斷錯了呢?

回歸十七年來,藍營規模的確在縮減,但他們的抗爭意識越來越激烈。要把他們徹底消滅,代價也許就是香港的自由和活力。